第5章_我永远的梦乡
新笔趣阁 > 我永远的梦乡 > 第5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5章

  宋程仰的思绪混乱起来。

  他点进Cyrus的主页——他从前也做过这样的事。

  这个账号已经持续骚扰他半年之久,微博里的内容基本都和他相关。可Cyrus并不像个粉丝,他对宋程仰写的东西总是极尽挑剔,哪怕被宋的粉丝群起而攻之也不会收手。可另一方面,Cyrus又总是持续关注着宋的动态和宋写的小说,比许多粉丝更像粉丝。这就是一件怪事。后来这样的情况多了,宋程仰的读者们也见怪不怪了,只当Cyrus是个狂热的黑粉。而他们并不太知晓的是,Cyrus还会通过私信对宋进行一些露骨的性骚扰。

  宋程仰素来是对那些垃圾私信不甚在意的。可这个人却很坏,他总是套用宋程仰小说中的情节或对话来骚扰宋程仰。

  在宋程仰的小说中,宁清辰往往都以“他”来表示,不可避免的时候,就会用“C”或“”来代替。

  Cyrus简直像一个翻版的,他会成段地给宋程仰发私信,对他进行言语羞辱,其中多数都是宋程仰笔下对他说过的话,偶尔Cyrus也会自由发挥几句,混杂到一起,又仿佛浑然一体似的,导致宋程仰本人有时都要看得发蒙。

  Cyrus:[简直看不懂老师的心理动态,作者写的时候能不能用点心?]

  Cyrus:[宋老师被打屁股那段,反应描写得也太平淡了吧?他不羞耻吗?不想要更多吗?床话也没几句。第一人称都能写成这样,代入感好差。]

  ……

  随便扫一眼,那个人的主页中大多都是这样的话。

  宋程仰不当一回事地又退出来。他想自己最近真是刺激受太多了,有些不正常。刚才竟然会被那人私信的几句话撩起欲望,真可笑。

  他稍将那几句话和宁清辰白净的脸庞结合起来,下腹又烧得慌。

  可他的大脑起码还算清醒。

  宋程仰重又点开和Cyrus的私信界面。

  宋程仰:[请你适可而止。]

  宋程仰:[无论你是从什么渠道获得的我的地址,不要再有下一次,我会报警。]

  他甩开手机,躺倒在他空阔的大床上。平躺完又侧躺,那件衬衣就出现在他眼前。

  宋程仰忍不住揪起一角嗅了嗅,他幻想宁清辰哪怕有一根指头的指尖曾碰过它。

  有了这种想法,他嗅得更深更虔诚,不断地快速地换气。

  欲望节节攀升时,他感到自己像患了高烧,唇瓣擦过那面料时都要浑身打颤。

  “我们加了私人的联系方式,也真的在做课后辅导。他什么题都要发给我做一做,数学、历史、物理甚至还有微机。

  “我不会跟人讲题,只会做题。于是每次收到他发来的题目,我都会认真做一遍,详细列出每一条思路,每一个步骤。这是我难得擅长的事,时常是他发一道题,我回他几页纸的答案。

  “我们之间最开始就是这样,多一句话也没有。

  “忽然有一个晚上,夜里十一点五十二分,我至今都记得,他发了一道数学题给我,有些困难,我做到凌晨才发给他答案。那时他还没有睡。他发消息给我:怎么这么乖?

  “我觉得他用词有些怪,但是精神却因此没来由地亢奋起来。我拿着手机,没有回复,愣着,像不会打字那样。

  “他发来一个视频给我,黄色视频。一位体魄强健的欧美男性在镜头下打手冲。

  “我点开看了,身体没有反应。我退出来,看到他紧跟着发来的消息:老师,这是不是你的知识盲区啊?你以前有没有自己弄过?

  “我们在社交软件上除课业以外的对话就是从这时展开的。

  “我知道他在开我的玩笑,我甚至能想象出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。那一年我25岁,我对17岁的他如实作答:有。

  “他问我,自己弄爽不爽?

  “这问题让我很犯难,其实没什么感觉,但总不能是不爽,这样显得我好像有什么生理功能障碍。我折中回:还可以。

  “他说,我看视频上那个男的就很爽,你学一学嘛。你那么乖。你要把这也当做一道题,解题给我看。

  “我的身体因为他这句话起了反应,喉咙也很干。可我并没有回复他。

  “他又发来话给我:这次就发成果验收视频吧,你弄了拍来我看看。我好想看你自慰。

  “我坐在那张老旧的书桌前沉沉吐息,我知道我的生殖器已经高高仰起了头。我真是个疯子。

  “我还想,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,他一定也是个疯子。

  “但在这一切之前,我是他的老师,他是我的学生。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。

  “所以我回他:这个不行。

  “他问:为什么不行?老师,你不行吗?还是说你那个很小啊?可我那天摸过呀,又粗又大。你不是很喜欢?

  “他是个坏透顶的孩子,步步地逼着我:还是说,你想让我帮你?要不要我明天去你的办公室?那儿是不是有很多其他老师呀?我可以把手藏在卷子下面偷偷地帮你摸。你喜欢这样吗?

  “他所说的这一切,我只是想想就要硬到发痛了。

  “你没法想象我人生的荒芜

 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。当我将这一切写在这里时,一切也不会变得更明白,可我还是得告诉你。它是白骨垒砌的城堡,没有大门,没有楼梯,从没有人能爬上来。而他是什么呢,他是一轮孤月,只在夜里升起,能挤走人世间那些无谓的喧嚣,将一束束光投入我高不可攀的蒙尘的窗棂。

  “所以在那时,我向那朦胧的月迈出了一步,拖着我寡味却漫长的人生。

  “我假装自己没有选择——这是确凿的假话,也是一切罪恶的开始。”

  翌日下班,宋程仰又匆匆收拾起自己的桌面。经对桌小姑娘提醒才发现自己桌上放置了两天的小熊饼干,他点头致谢,表示没关系,带着饼干一起走了。

  老板出来倒茶叶水,见他行色匆匆,多问了一句。

  宋程仰格外坦白,也不知是想堵老板的嘴还是想安抚自己心中的不安。

  老板是拿着茶缸子目送他离开的,大赞他思想觉悟高。

  宋程仰头疼,感觉自己心率骤增。

  他和一群同事一起挤电梯,他个儿高,为不遮挡他人视线站到了最后面去,电梯门开时他是最后一个出来的。

  饶是如此,他也在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宁清辰。

  那个人今天不商务了,穿黑色的高领毛衣,外面搭一件短款牛仔外套,黑色休闲裤长短正合适,露一点精致白皙的脚踝,脚下踩一双小皮鞋,旁边还放了个皮面的小双肩包,简直像个学生,一副要约会的打扮。这一身显得他的脸更小了,周身萦绕着一种介于青涩与成熟之间恰到好处的气质。

  他跷着二郎腿,百无聊赖地翻看一些过期刊物。旁边放着一个纸杯,不知谁殷勤地为他接了热水。宋程仰猜他一口也没有喝。

  他坐在那里,来往的小姑娘都要多看他一眼。

  是了,宁清辰长得白净,唇红齿白,又有一双桃花眼,可那双眼中又总有一些冷冰冰的、不可接近的情绪,这就使他有种朦胧的吸引力。

  宋程仰在呼吸时想,他的月亮有些不同了。

  宋程仰走出电梯。许许多多的人走在他前面,谈笑寒暄的人群使宁清辰从书刊中抬起头来。他在人群中找寻他,仅仅是那个眼神都能让宋程仰感到呼吸困难。

  那样的身高,并不难找。

  他们的目光相撞时,宋程仰很快地回避了,因为他看见宁清辰眼中忽然而起的不悦。

  以往宁总骂他脑回路有问题,他却很少能理解那个人为什么总生他的气。

  可这次他知道原因,他甚至觉得宁清辰生气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  他没换衣服——这不只是说他没穿宁送他的那件衬衣,更表示他和那天饭局上的行头一模一样、一点不差,倘若非要找个不同,那只剩内裤和袜子。

  同事们看着宁朝他走来,也都跟着多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中的情绪往往都很复杂,或有些惊奇,或有些羡慕。

  只有宋程仰知道,假使此时宁清辰手中能有一条鞭子或一根木棍,他就要将他碎尸万段。

  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cbmk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cbmk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